第一笔投资回报近百倍,这家早期投资机构敢赌?

第一笔投资回报近百倍,这家早期投资机构敢赌?

对许多中小型基金来说,2021年他们都面临着创投圈的一个变化:深口袋基金的投资阶段正在全面前移,从PE到VC,再到种子轮。不止一位早期投资人对浙商科创表达了担忧,在大机构面前,他们对项目的话语权正在被削弱。

2021年是元禾原点的第8年,过往八年中,费建江打造了一个极为特殊的元禾原点生态,这是他从容自若的依傍。

“2021年6月元禾原点完成了3号基金的关账,年底基金的账面回报超过2倍,”费建江这样说,“这是值得我们欣慰的。”

元禾原点“敢赌”

在所有投资阶段当中,最早期的投资风险最大。在这个阶段,投资人往往面对的是一无所有的创业项目,有的连最简陋的办公地点也没有,需要投资人“敢赌”,而这也形成了早期投资的魅力,一旦押中,很可能就是数百倍的回报,甚至创造历史。

在元禾原点内部,有一条共识被大家遵守:早期投资,不能求同,而要存异。只有赚取认知差异,才能从投资上获得高倍数的回报。寒武纪的投资,是验证这条投资逻辑的最佳案例。

在费建江看来,科技领域不应该被传统经验束缚,突破性的创新需要全新的知识结构。事实也证明了费建江的选择,元禾原点对寒武纪的把握,不光踩中了人工智能热潮的前夕,寒武纪成为全球AI芯片首家独角兽,同时也为自己赢得了超额的回报。

TMT是元禾原点的重点关注赛道,但医疗健康亦是元禾原点极为擅长的领域。如果说寒武纪的成功让元禾原点奠定了团队在技术领域的投资地位,那么亚盛医药则使元禾原点更加“敢赌”。

“我们也上了3次投决会,内部争议很大,但最终还是决定投资,”费建江说,“元禾原点决策的准则是在投委意见不一致时,要充分尊重专业合伙人的意见,我们看医疗的负责人在药厂有十多年的经验,他坚持投,最后我们就投了。”

2019年10月,亚盛医药作为“原创小分子第一股”登陆港交所,在全球发行配售期间,以751倍的超额认购,创下2019年超额认购倍数最高的IPO记录。

敢赌,是因为有底气

对早期投资人来说,敢赌算是一种标配,是每一家早期投资机构的底气。元禾原点敢赌,就基于他们自己的底气。

第一,元禾原点的业绩一直在增长。

第二,元禾原点团队专业能力一直在线。8年来,元禾原点持续专注早期投资,且在过程中不断的聚焦,到现在为止主基金核心团队只聚焦科技和医疗两个领域,且只投资有技术门槛的项目。

元禾原点的“敢赌”,同样还来自于他们对项目判断的底气,也来自于理性。

这考验的是团队对行业认知的专业能力,元禾原点要求他们的每一位投资经理都必须是优秀的行业研究员,一是为了判断细分行业的趋势,在趋势拐点来之前做布局,二是梳理出细分行业的优秀项目,方便筛选和投资。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第一笔投资回报近百倍,这家早期投资机构敢赌?”的相关文章,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
文章标题:第一笔投资回报近百倍,这家早期投资机构敢赌?
文章链接 :http://www.wxxljs.com/index.php/2022/01/21/25951/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