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压力下,拉卡拉蹭“数字人民币”热点营销?

业绩压力下,拉卡拉蹭“数字人民币”热点营销?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董秘与投资者的互动问答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公司进行宣传的一种手段,可有时把握不好节奏就会适得其反,造成严重的后果。

“A股支付第一股”拉卡拉就因错误解读了一则消息被深交所下发了关注函,引发市场热议,出现了不少拉卡拉“开始急了”的声音。

2021年11月26日,“支付宝、腾讯个人收款码将于明年3月1日起被禁止商用”的消息受到强烈关注。

随即当日就有拉卡拉投资者询问上述规定对于公司的影响,拉卡拉则回应称“央行新规的执行,进一步明确个人收款码不能用于经营性收款,让支付市场回归四方支付的本质,将极大地提升公司的市场规模和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6日收盘拉卡拉股价上涨超18%。

实际上,拉卡拉解读有误,该通知提出的监管要求并非完全限制个人静态收款码商用,而是规定个人静态收款条码原则上禁止用于远程非面对面收款,确有必要的实行白名单管理。

几天后,拉卡拉便收到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下发的关注函,要求公司结合央行新规对支付市场的影响具体分析公司相关支付业务可能受到的影响,公司认为《通知》所列规定“将极大地提升公司的市场规模和份额”的依据及合理性,核实说明公司对于互动易问题的回复是否谨慎、客观,是否存在炒作股价的情形。

作为2019年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支付第一股”,拉卡拉为何如此着急呢?

根据艾瑞发布的《2021年中国第三方支付行业研究报告》,2020年第一梯队的支付宝、财付通以较大领先优势占据市场头部地位;第二梯队的壹钱包位居第三,依托场景、技术、资源等优势,提升C端服务体验,推进B端合作赋能;联动优势位居第四,推出面向行业的支付+供应链金融综合服务,促进交易规模平稳发展;快钱位居第五,向保险、航空领域持续提供金融科技能力输出服务,实现商户综合解决方案定制化。

显然,在目前我国第三方支付竞争格局已基本形成的情况下,拉卡拉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同时,自上市后拉卡拉的业绩增速出现了放缓趋势。

根据财报显示,2019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拉卡拉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分别为7.93亿元、9.01亿元和7.45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36.99%、13.53%和5.00%,增速明显放缓。

不仅如此,支付业务(为商户提供全币种、全场景的收款服务)作为拉卡拉的核心业务,营收占比也出现了逐年下降的情况,2018-2020年,公司支付业务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91.92%、88.71%和83.95%。

此外,拉卡拉首发原股东限售股将在2022年04月25日迎来解禁。据悉,此次解禁的流通股数量为41.384.77万股,占A股已流通数量比例为51.92%。解禁后,拉卡拉创始人、董事长孙陶然以及联想控股所持有的拉卡拉股份将全部变为流通股。

在重重压力之下,拉卡拉试图将“数字人民币”作为新的增长点,讲出新故事。

据悉,拉卡拉支付下一步着力的方向就是通过数字人民币进入B TO B业务,为企业间支付提供更为高效、便捷的支付解决方案。“数字人民币支付即结算,可降低交易成本,资金流和信息流的统一,又为供应链的数字化升级提供了生产资料”。

1月4日,数字人民币(试点版)App正式上架各大安卓应用商店和苹果AppStore,再度引发关注。

之后,孙陶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除了政府引导外,还要发挥市场机构的作用让更多商户具备受理数字人民币的能力。只有同时发挥政府和市场“两只手”的作用,通过政策引导与市场驱动相结合,数字人民币的推广才能真正进入快车道。

可以看出,孙陶然对于数字人民币的前景十分看好。在他看来,数字人民币的出现对于市场中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是机遇大于挑战的,在数字人民币推广过程中,包括拉卡拉在内的第三方支付机构都应该积极参与。

此前在接受机构投资者调研时,拉卡拉表示,从交易卡种看,拉卡拉2021年前三季度扫码笔数是70亿笔,扫码金额为7300亿元,分别增长29%和39%,超出整体业务增速,部分来源于数字人民币对业务的拉动。拉卡拉能否讲好这个新故事呢?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业绩压力下,拉卡拉蹭“数字人民币”热点营销?”的相关文章,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
文章标题:业绩压力下,拉卡拉蹭“数字人民币”热点营销?
文章链接 :http://www.wxxljs.com/index.php/2022/01/13/25668/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