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峰之监狱风云,万亿海航背后的资本迷局

陈峰之监狱风云,万亿海航背后的资本迷局

眼看他万丈高楼平地起,眼看他大梦悠悠一场空。

他是第一位走出国门的亚洲商业领袖,也是执掌的万亿商业帝国的掌门人,就是这样一个商业教父一般的人物,却突然被抓了。

“头两三年买买买,名动江湖,可以说是不可一世。后来债务逼门,卖卖卖又出尽洋相。”

从无所不能的豪迈到无力回天的惨败,不过几年的光景,正如他本人所言,“认为自己什么都能干、什么都可以干时,祸就埋下了。”

而他就是海航创始人陈峰。

01

1987年,邓小平会见南斯拉夫客人时,他指着地图的南端动情地说道,“我们正在搞一个更大的特区,这就是海南岛经济特区。”

对于海南的风土人情,他如数家珍,“海南岛和台湾的面积差不多,那里有许多资源,有铁矿、石油,还有橡胶和别的热带、亚热带作物”。

他进而说道,“海南岛好好发展起来,是很了不起的”。

这就是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的发源。

1988年,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正式批准设立海南省,划定海南岛为海南经济特区。

一夜之间,海南成了全国各地淘金者的“理想国”,十万青年跨越琼州海峡上演一段又一段传奇故事。

初来时,一穷二白,几年后,身价千万。

如今很多商业大佬,如王石、冯仑、潘石屹、曾伟、易小迪等,都是在此海南起家,而其中留下最为浓墨重彩的,莫过于陈峰和他的海航系。

准确地说,海航曾是“两个人的海航”。

陈峰比王健大八岁,两个人曾同在中国民航局一个办公室里上班,后来,两人一拍即合,南下创业,创立海航。

在海航内部,陈峰叫他“王健同志”,他叫陈峰“陈总”。

和阿里的“P”一样,海航管理干部被“M”(Manager的缩写)后缀的数字划上等级。

王健位居M15.这一级别仅其一人,在他之上,只有陈峰的M16.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陈峰曾说,“我俩是黄金搭档,想法一样,性格不一样。”

聚光灯下是陈峰,资本运作是王健。

在相当长时间内,两人是金牌组合。

短短20多年,海航迅速地膨胀成一家资产逾万亿的庞然大物,距离中国民营企业阵营的巅峰,只差一步之遥。

只可惜,挡在它前面的是华为。

02

海南建省之初,百业待兴,百业待举,然而一道浅浅的琼州海峡成为制约经济特区发展的“流量和腹地”问题。

由于交通问题,来来往往只能坐船,火车到了琼州海峡也得老老实实拆成数节,坐渡轮过海。

造桥?

海南也不是没想过,地理条件太复杂,技术难度太高,还有大量军舰和渔船出入。

但说来说去,还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没钱。

虽然那时候隔海相望的广东,改革开放搞得正如火如荼,但海南的经济水平还是几十年如一日,还赶不上广东一个发达市。

既然不能遇海搭桥,那就飞过去。

通过发展航空业,带动海南的旅游、贸易、服务业发生质的飞跃,这样一盘棋就下活了,海南经济也将腾飞起来。

于是,海南的领导找到了36岁的陈峰,“给你1000万元,给咱们海南也办个航空公司。”

这就有了后来陈峰反复讲的一个段子:他拿到的那点儿钱,别说做航空公司,连个飞机翅膀都买不了。

讲真的,那时候一千万不是一笔小数目,大概相当于今天的10个亿。

当时,海南一年财政收入只有3个亿,连公务员发工资都很困难,拿出一千万来办航空,领导还是很有魄力。

不过,对于这档子事,王健充满不屑,并多次强调,禁止提一千万起家的鬼故事。

在“受诏”成立海航前,陈峰不仅有广泛的政府人脉资源,还有光鲜亮丽的履历。

他曾在北京天桥,学过说书,后来当过兵,在部队里自学英语,谁能想到日后他能凭借蹩脚的英语,竟然说动了金融大鳄索罗斯,这是后话。

提及陈峰,国家民航总局前同事对他的评价是这样的:

“没有陈峰办不成的事情。”

实际上,当陈峰拿着1000万四处讲故事,可结果却发现完全讲不下去。

公司就在一栋偏僻的小楼内,没有飞机,还吹什么航空企业,就像当年雷军见到马云一样,投资人觉得陈峰“满嘴跑火车”。

创业维艰,万事开头难。

1991年,转机终于出现,海南股份制改造开始试点。

眼光独到的陈峰敏锐地捕捉到政策机遇,并说服海南政府批准股改,然后通过向各金融机构间定向募集2.5亿资金,筹建了国内第一家规范化股份制航空公司——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这在今天看起来简直很滑稽。”陈峰每当回忆起这段往事就会忍不住笑言,“在今天的人看来,(当时)你就拿一张纸,自己在社会上、满街上卖股票,社会公众居然就投了2.5亿。”

从1000万到2.5亿,陈峰讲故事从此更有底气:

“一张海南到北京的飞机票是1000块,可以装150个人,来回就是30万元,一天飞个广州再飞个北京,能净赚45万元,没有比这更好的买卖了!”

银行闻之也动心了,双方一拍即合。

陈峰以2.5亿元作为信用担保,贷款6亿元,买了2架波音737.然后再以2架波音737为担保,定购2架飞机,循环往复,由此形成了“贷款—负债—扩张—再贷款—再扩张” 倒金字塔式的发展路径。

陈峰通过一系列的神操作,让海航成为民营航空公司, “1000万还给政府,就把这个‘顶戴花翎’还了回去,从此落草为寇。”

当时,很多人落草为寇后,摇身一变就成了今天的商业大佬。

03

1993年,海航第一架飞机终于冲上蓝天,航班从海口飞往北京。

那天,王健担任值机员和服务引导员,送旅客登机,陈峰化身 “空中乘务员”,为旅客端茶递水。

这样别具一格的航空服务让人耳目一新,同时也开启了一个属于海航的大时代。

当时,海南省副省长毛志君以乘务员身份,为乘客提供机舱服务。之后的二十多年,海航和海南是同呼吸共命运的。

那一年,国内航空公司的盈利冠军不是中国三大航空公司,而是偏居一隅小岛起家的地方航空公司——海航。

“我们终于不是皮包公司,是个有自己飞机的正规航空公司了!”陈峰在当年的庆祝宴上频频举杯,热泪盈眶。

由于楼市过热,高层紧缩银根,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海南发展银行倒闭。

看着海航的高负债,国内金融机构都不愿意给海航贷款,这让想要大展拳脚的陈峰成了断了线的风筝。

东方不亮西方亮。

陈峰把目光放到了海外,开始踏上了全球找钱之路,这也开创了中国企业赴海外融资的先河。

后来,江湖上流传着陈峰“十进十出华尔街”的故事。

据说,索罗斯就是被这个“故事”所吸引——中国是一个谁也不能错过的市场,一个世界的机遇!

如果不是国家最多只能允许25%的外资进驻,索罗斯投资的就不止2500万美元,占股25%,全资控股也未尝可知。

自此,海南航空也成为第一家中外合资航空公司,索罗斯及其背后的量子基金成为海航的战略投资伙伴。

陈峰被冠以“征服索罗斯的中国企业家”,也被称作“资本运作的高手”。但他本人否认这一说法:

“资本运作的高手是不断利用资本市场的机会实现财富和价值的增长,而我是充分运用了资本市场发展的每次机会,来支持我实业的发展。所以我不是资本市场运作的高手,我是实业发展充分利用资本市场机会的高手。”

当然,故事没有那么传奇,一个讲着英蹩脚语的中国人,怀揣“打造中国一流航空公司”的梦想,显然不足以打动这位金融大鳄。

索罗斯之所以愿意掏腰包,而是他看中中国这一庞大的市场。

再往后,陈峰搞融资性租赁、经营性租赁,海航 A股、 B股、 H股接连上市,银行也大开方便之门,借钱更容易了,借钱的瘾越来越大,欲望把海航都推向了快车道。

对于借钱发展,他曾说:

虱子多了不痒,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

04

千禧年前后,中国航空业强震不断。

1997年,金融风暴席卷整个东南亚,海航刚拿到手的美元债务成本激增,航材价格也顺势攀升,面临生死考验。

2000年,中国民航局提出了以国航、南航、东航3家国有航空公司为中心的兼并重组思路。

换言之,等待海航的结局似乎只有两个:不是被 “吃掉”,就是自己死掉。

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陈峰决定赌一把更大的——将海航发展成为全国性的航空公司,与国航、东航、南航三大航空公司分庭抗礼。

海航接连并购了长安航空、山西航空、新华航空、祥鹏航空,重组了美兰机场公司,成立了西部航空、海航股份新疆分公司,一举成为国内第四大航空公司,避免了被“吃掉”的命运。

经历此事,陈峰开始明白资本并购之道对于海航生存发展的重要性,既能花钱保命,更能做大吃胖。

借借借,买买买,由此拉开序幕。

谁料,刚卯足劲准备大步前行时,非典疫情不期而至。连续10年盈利的海航,第一次尝到了巨亏的滋味,直接把家底亏掉儿。

2003年巨亏12.69亿元,同比下降1332%。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然而,陈峰不仅没有收缩战线,反而带领海航进行多元化转型——“一主两翼”战略:

做大航空运输主业的同时,大力发展与主业相关的酒店、旅游和金融业务。

这一招看似是为了防御风险,实际上海航的摊子更大了。

正当陈峰决定进一步高歌猛进之时,金融危机爆发,加之油价暴涨,航空业遭受重创,海航亏了14亿,当时就有人赌海航什么时候会岔子。

不过,这样的危机,对陈峰来说都不是事。

二十多年来,海航九死一生,流言、猜测、质疑从未离他而去。

每隔几年,就有人会赌“海航会不会倒”,但陈峰就像一架质疑粉碎机,海航非但没死,反而进了世界五百强,成为神一样的存在,某大好像以前也这样。

有人甚至说,海航专治各种不服,而陈峰就是专治不服的总设计师,以至于当破产重整的消息出来的时候,还有人在问官网是不是被黑了,截图是不是被PS的?

海航之所以多次临危局而不倒,当然离不开“亲妈”疼爱儿子。

非典之时,海南政府悄悄掏出15亿塞给了海航,这才解了燃眉之急。

金融危机爆发之时,海南政府又拿出了15亿元注资,再次稳定住了军心。

海航就是这么幸运,既在政府的支持下多次渡过危机,又在政府的支持下发展壮大,直到回天无力之时,才舍得放手。

05

2008年之后,趁着欧美金融海啸及中国四万亿的流动性宽松,陈峰全球范围疯狂抄底并购,开始了中国商业史上最大规模的冒险:

陈峰多线出击,业务也从航空伸向商超、酒店、旅游、物流、房地产和金融,触角遍及全球,并迅速打响了“国际巨鳄”的名头。

仅用两年时间,海航集团旗下公司从2009年的不足200家,扩大到2011年初的接近600家,战果包括:

澳大利亚AllCO集团航空租赁业务、土耳其飞机维修公司MY TECHNIC、挪威上市公司GTB、西班牙NH Hotels连锁酒店集团、土耳其ACT货运航空公司、GE SEACO集装箱租赁公司……

吃得太饱,不是撑死,就是噎死。

海航曾因海外并购多次发生财务危机,2012年不得不关停200多家公司,但在流动性盛宴之下,这些都不是事儿。

那就让更大的“买买买”来掩盖资金链断裂的声音。

钱从哪儿来?

借新还旧!

某大也是如此。

外界也一直把海航当作神一样的存在,以为它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殊不知海航暗流涌动,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斗悄然发芽了。

这对黄金搭档虽然演了几年的“君臣和谐”,但实权早已逐步过渡到王健身上,他被称为海航“没有影子的凯撒”。

王健时代的海航,扩张远比陈峰时期更为凶猛。

2015年,海航在欧洲完成了5笔重磅交易:

以26亿美元收购爱尔兰飞机租赁公司Avolon的全部股权;以27.3亿瑞士法郎(约合180.3亿元人民币)收购瑞士空港公司Swiss Port,以及收购英国路透社总部大楼和法国旅游集团;在英国和罗罗签署了总价值逾150亿的发动机和相关服务合同。

一时之间,海航成为欧洲财经界炙手可热的企业。

为了讨好这个大金主,英国商务部专门为其举办茶会活动,主持人则是新任不久的商务大臣贾维德。

2016年年初,为庆祝海航首次跻身世界五百强,陈峰和王健还专门搞了个庆典,期间,两人在台上即兴演了一段双簧。

陈峰绝对是老影帝,上来就揶揄说:有人说我跟王总不和?

台下员工自然心知肚明,大家象征性笑一笑,配合他们的表演。

果然,这两个人没装太久。

这年9月《阳光宣言》事件爆发,曾经长期携手并肩的“黄金搭档”彻底撕破了脸。

每个高管都必须通过宣言的形式表示向王健效忠。另外,在不外传的口头通知中,对此时还是董事会主席的陈峰必须采取“不执行不理睬不解释”的政策。

灵魂人物陈峰被强制下线,逐渐淡出海航管理层。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一大批陈系高管被排挤、甚至干脆被清洗出局,但在海外“并购之王”一路高歌猛进声中,这一切并不被公众所注意。

2016年前十大海外并购交易中,海航系占据了3席,海航累计海外投资高达450亿美元。

用陈峰的话来说,市场一共22个大行业,海航就占了12个,可以说“除了造避孕套的企业没有,其他都买了。”

不过,这都不算啥!

最厉害的还是王健年底订的小目标,比王首富要豪迈得多了:

2025年进入世界五百强前十名,总资产超过30万亿。

是的,你没有看错,一家地方性的航空公司,一张口就是30万亿的小目标,那一年,中国的GDP才74万亿。

《让子弹飞》里,汤师爷说得对:

“酒要一口一口地喝,路要一步一步走,步子迈得太大,会扯着蛋。”

是啊!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06

2017年两会期间,人民日报曾刊发了一篇名为《看”海航”如何远航》的文章,一时之间,海航成了”实业报国”的标杆性企业。

然而,好景不长,风险摸排之后,海航流动性危机随即爆发。

有媒体报道称,2017年海航负债已攀升至7365.02亿元,同比增长22.04%,同时利息支出高达318.47亿元,同比增长61.46%,成了“亚洲最有债的公司”。

当时,海航大部分境内外资产价值都在当时的高点。如果壮士断腕,海航也不至于破产重整。

但王健不信邪,完全没有意识到借新还旧的时代已经结束,王健林式的断臂求生将成为新常态。

当然,很多房企到现在也没反应过来,更何况当时的王建,即便是无米下锅,他还是没有终止对当当网 75 亿元的大收购。

同年年底,海航给银监会发函,暗示有可能发生系统性风险。

此时,最着急的不是银行,而是海口的领导。

这就有了后来八大行齐聚海口力挺海航,声称要落实海南主要领导“海航好,海南好;海南好,海航更好”的精神。

即使如此,也难以完全挽回市场的信心。

不过,陈峰对海航的未来依然信心饱满:

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我们的梦想。

这梦想大概就是前两年放过一颗的卫星,要在2025年实现一个小目标——资产30万亿,挺进世界五百强前十名。

随着王健意外身亡,2018年下半年,陈峰重新出山。

重新成为“核心”的陈老板,开会都掩饰不了自己的怨气:

你们现在对我前呼后拥,马屁拍得好,以前在哪?

很快,海航又迎来一轮“整肃”。

200多个王健的青年军们被清洗,危机中的公司又迎来动荡。老团队分崩离析,新官又不理旧账。很多问题没有改善,反而变得更加棘手。

海航曾是两个人的海航,后来变成过一个人的海航。兜兜转转,海航现在不再是一个人的海航了。

陈峰反复说,不要高估自己,海航就是卖票的命。但内有判断失误、高管内耗,外部环境也急转直下,海航的状况并没有什么改善。

陈峰也将海航集团的节奏从“买买买”变为“卖卖卖”,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当年买买买时不可一世,后来卖卖卖又出尽洋相。

苍天何曾饶过谁。

你被什么驱动,什么就是你的命。

2018 年 11 月,陈峰主持召开了民主生活会,对海航的问题做集体反思和全面检讨。这被看作是海航的遵义会议,他在会上说:

我们已经死过两轮了。

当被问到 “海航的终局会是什么”,陈峰回答说,做满足人民美好生活而努力的“店小二”。

他说:“别人都说今天是我们的失误,但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承受的。”

同时,他坦言自己不会出家,因为“我尘缘未了,银行欠那么多钱没还呐。”

2019年,市场流动性进一步收紧,海航旗下的业务也更加艰难,但陈峰还是咬牙坚持了一年,并不断给自己和集团鼓舞士气:

胜利就在前方。

这一年,也是海航成立26周年。

陈峰像26年前海航首航一样,率领管理团队在当日从海口飞往北京的航班上做了一次“空少”,亲自为乘客发餐倒水。

他也真诚地检讨了自己过去的问题:

“认为自己什么都能干、什么都可以干时,祸就埋下了。”“人就是欲望太大,我们要断掉人的某些欲望。”

在谈到送一句话给民营企业家们时,他强调了简单的四个字:

好自为之。

在2020年新年致辞中,他还充满信心地表示,2019年的海航“奋力拼搏,攻坚克难,经受住了考验,圆满完成了任务,即将迎来曙光,并把2020年定义为“海航化解流动性风险的决胜之年,他还号称:

过去一年,海航配合相关单位摸清了家底。

但老天没再给他机会。

新冠疫情让海航陷入绝境,陈峰的好运气加倍还了回去。

2020年,海航的营业收入为294.01亿元,同比下降59.38%;净亏损为640.03亿元,同比暴跌12431%,创下A股上市公司亏损纪录

而陈峰因海航债务问题被列入“限高”名单,连自家的飞机都坐不了。

陈峰无力回天后,工作组进驻了海航,并改组董事会。

很快,工作组发现这是一家正处于崩溃边缘的公司:

海航早已资不抵债了,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

经过几个月的沟通,争吵,争取,先是陈峰落选海航新一届领导班子,然后就是破产重整的通告发布。

发布那天,方正、雨润,华夏幸福和泛海也发布了重组消息或者进展,还有就是赖某某被枪决。

屈指算来。

从1000万元起家,到总资产逾万亿元、年收入逾6000亿元,海航仅用了24年,而从巅峰跌落谷底,海航只用了2年。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对于现在的海航来说,破产重整并没有那么可怕,相反,这可能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了。

而对于陈峰来说,等待他的不仅将失去在海航集团的股权,还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作为中国最后一个资本大鳄,陈峰的时代早已谢幕,破产重整之后的海航,或将真正走进新时代。

陈峰的浮沉,令人唏嘘。

但不得不承认,作为民航领域的探索者,陈峰的经营理念和战略规划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走向世界的勇气、享誉国际的服务,以及高水准的空姐……这些都是海航留下的宝贵财富。

喜欢我内容的家人们,

欢迎点赞评论分享~

好文分享:

拉闸限电背后,中国正在下一盘大棋

万亿地产大败局,新一轮宽松在路上?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陈峰之监狱风云,万亿海航背后的资本迷局”的相关文章,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
文章标题:陈峰之监狱风云,万亿海航背后的资本迷局
文章链接:http://www.wxxljs.com/index.php/2021/10/14/23025/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